当前位置:乐虎首页 » 快讯 » 乐虎新闻 » 乐虎要闻 » 正文

长生生物等问题疫苗频出:拿什么保护你,我的孩子!

发布日期:2018-07-24  来源:凤凰网   浏览次数:11616 我要评论

频发的疫苗事件,一再唤起人们对疫苗的担忧与质疑,打还是不打,都可能成为送命题。我们还能拿什么保护自己,保护孩子?吸附无细......

 

频发的疫苗事件,一再唤起人们对疫苗的担忧与质疑,打还是不打,都可能成为“送命题”。

我们还能拿什么保护自己,保护孩子?
 “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批号201605014-01),经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检验,检验结果“效价测定”项不符合规定,应按劣药论处。

7月19日,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收到《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而出问题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是一种儿童疫苗,接种对象为(3-24)个月儿童。

主要用于预防百日咳、白喉、破伤风三种疾病,是国家免疫规划程序中的疫苗之一。也就是说,每个孩子都要打。

然而,该批次将近25万支的“问题疫苗”几乎已经全部销售到山东,库存中仅剩186支。

更为严重的是,不仅长春生物,武汉生物的百白破疫苗也在半年前查出问题,且产量更大,40万支不合格产品中,已有19万只流向重庆,21万支流向河北

两批“问题疫苗”加在一起,共计65万只。

数以万计的儿童有可能接种这种“问题疫苗”,这样的现实,让每一个有孩子的家长都开始坐立难安。

谁能想到原本保护儿童的健康屏障,反倒成了健康隐患?


平日里百毒不侵的成年人,心里都在为了孩子柔软,都想成为孩子的超人。

但事实上,在问题疫苗面前,你不仅保护不了孩子,你也保护不了自己。

打了这种问题疫苗,

几乎等于杀人

疫苗到底有多重要?

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接种疫苗是目前最经济最有效的预防措施之一,每年可预防200万-300万人口死亡。

从2010年卫生部发布的问答材料中,也能窥见一斑。我国1978年开始实施免疫规划以来,通过普及儿童免疫,减少麻疹、百日咳、白喉、脊髓灰质炎、结核、破伤风等疾病发病3亿多人,减少死亡400万人。

而疫苗的厉害,关键在于效价

效价低或无效的疫苗也许并不会给人体带来不良反应和后遗症,却失去保护作用,让孩子有可能患上一些本可被预防的疾病,有些足够致命。

唯一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狂犬疫苗。

7月15号,还是同一家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被国家药监局发布了违规通告。理由是,飞行检查中发现,该公司狂犬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等行为”。

通告中披露,国家药监局已要求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长生生物的《药品GMP证书》(证书编号:JL20180024),责令停止狂犬疫苗的生产。

狂犬病是100%致死的传染疾病,目前对该病尚无特殊有效的治疗方法,注射狂犬病疫苗,是唯一预防的办法。

注射狂犬疫苗的免疫效果与注射的时间有直接关系。咬伤后,注射越早,免疫效果越好,获得保护的机会越大。

一旦被携带狂犬病毒的猫狗抓咬了,如果不及时注射合格疫苗,就会发病死亡。

2009年,广西来宾一名5岁男孩被狗咬伤,家长立刻带他到乡卫生院打狂犬疫苗,可21天后,孩子却发病死亡。检查发现,孩子注射的狂犬疫苗是拿白开水和药水兑的假疫苗,已有1656人受害。

可以说,狂犬疫苗的造假几乎等同于杀人。

幸运的是,这次涉事长生狂犬疫苗还没出厂销售,就被查出来了,所有上市销售的狂犬疫苗,也被召回。

但根据中检院的数据,长春长生的狂犬疫苗批签发量位居国内第二,仅2017年狂犬病疫苗上市量就有2078万支,占全国市场的1/4

谁也不能肯定,这批“狂犬病疫苗”是不幸的第一次就被查获,还是幸运的直到现在才被查获。


涉事企业不见重罚

疫苗生意更红火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人逐利是天性,但人们的健康安全绝不应该被少数人的利益所绑架。

这次长春长生事件,不少网友留言表示说:“这样的企业没有良心,没有道德。”

但对于一个存在巨大的利益诱惑的行业,仅仅寄托于企业良心,企业道德,显然远远不够。

纵观全球,很多国家都曾在疫苗上发生过类似的错误。

日本1996年的“毒疫苗事件”中,日本生产的乙肝疫苗中使用了艾滋病和肝炎患者的血清作为原料,导致部分接种者致病。

事发后,日本厚生省及生产厂家并没有告知公众,而是联合起来力图掩盖真相,导致更多接种者成为无辜的牺牲品。

图片来源凤凰资讯

最后,受害者们联合起来将当时的政府部门和科研机构告上法庭,并在2011年迫使日本厚生劳动省同意补偿超过40万人乙肝感染者,个人最多可获3600万日元(逾280万元人民币),总赔偿金合计高达3.2万亿日元(逾2500亿人民币),这一史上最大的赔偿案也促使了日本疫苗管理新规的出台。

而在1955年轰动美国的脊灰疫苗事故中,当时加州伯克利的卡特实验室(Cutter Laboratories)制作脊灰疫苗的时候,因在用福尔马林灭活相应病毒时不够彻底,没有杀死所有的病毒。

12万名接种该疫苗的儿童中,有4万名儿童染病,其中56人患上了麻痹型脊髓灰质炎,使得这种严重危害儿童健康的急性传染病在幼儿中有了再次传播的机会,最终113人终生瘫痪,5人死亡。

江苏延申生物公司狂犬疫苗造假被追究刑事责任后,还能悄然复出,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而曾深陷疫苗致死门的康泰生物也安然上市,市值飙升到400亿元。

话锋转回中国,这次长春长生事件后,国家开出了3442887.60的罚单,这已是《药品管理法》中罚款额的上限。但这距离该公司被调查,已有8个月之久,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

此后,或许是因为到了周末,未见有关调查结果的更多通报,对涉事责任人的处罚,以及对不幸注射问题疫苗孩子的补偿办法。

也或许,事件已到此为此。

但显然,对于一家利润动辄上亿的企业而言,300余万元的罚没款实在太过轻微,与人们的期待更是想去甚远。

前几天广为流传的一篇文章更指出,中国多家疫苗企业关系盘根错节,劣迹斑斑。

人们担心,长春长生也会这样,不痛不痒的处罚过后,养精蓄锐数年,兴许再改头换面,还是一家生意兴隆的疫苗大厂。

遗憾的是,近些年许多疫苗事件的主角,似乎都拿到了类似的剧本。

早在2004年,一名叫张鹏的疫苗供应商以现金结算的方式,向江苏宿迁妇幼保健所卖出6000余支疫苗。

当地药监局暗访时发现,张鹏的公司位于一家药店的2楼,房间不足20平米,疫苗就放在2台冰箱里,其中一台还没通电,旁边锅碗瓢盆一应俱全,疫苗质量根本无从保证。

可人们还没找到对张鹏的处罚意见,就发现一年后,他又向安徽泗县防保所出售了3000支疫苗,部分已过期失效,冷链运输也问题重重。

结果,当镇防保所违规组织村医,对镇上19所中小学的2500名学生接种甲肝疫苗后,216人出现异常反应,多人住院治疗,一名6岁女生甚至不幸身亡。

进入2010年,山西近百名儿童出现不明原因致死、致残疑与曾接种经高温暴露的疫苗有关。

媒体曝光称,负责疫苗保管运输的北京华卫时代公司曾雇临时工,“穿着短裤,在闷热的大厅里”给疫苗贴标签。由于脱离冷藏环境最长可达数十小时,疫苗失效。但卫生部调查否认二者联系,事件成了无尾案

此后,华卫时代公司更名为华夏德众公司,引入了两名河北疾控领域的新股东,其中一名新股东曾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卷入2016年的山东疫苗案。

更为触目惊心的,要数2016年山东疫苗事件,涉案金额达5.7亿元的二类疫苗,被低价卖给24个省市的大小卫生机构。这些疫苗虽是正规疫苗生产厂家生产的,但其未按规定进行冷链存储和运输,部分属于临期疫苗,流通过程中存在过期、变质的风险。

最终,山东、河南、河北等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355人,起诉291人。

此后,《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得以修订,疫苗流通渠道推倒重来。一位在疾控中心的工作者称,山东疫苗案推动我国疫苗管理体系的规范与改革。

但面对人命关天的疫苗,人们对信息和公正的渴求异常强烈,如果监管依然不透明,违法成本仍然低廉,除了无奈与失望,不信任感更会与日俱增。

疫苗问题频发

我们到底能不能打疫苗?

几乎每一次“毒疫苗”和“问题疫苗”事件后,就会掀起新一轮对疫苗的质疑、恐慌与愤怒,一些人干脆选择拒绝疫苗。

我的一位长辈就是这样。他自小体弱多病,一次接种疫苗后的严重不良反应,让他彻底抗拒疫苗,甚至连针都不愿多打。

那时,国家乙脑疫苗,共需三针,可他才打了一针就“逃跑”了。结果,他偏偏得了乙脑,差点没活过来。从那以后,就算再讨厌打针,他也要咬着牙流着泪,坚持按要求接种疫苗。

这位长辈无疑是幸运的,因为反疫苗的后果往往并不乐观。不少医疗专家发现,疫苗事件后,反疫苗的多了,打疫苗的少了,得病的很快就多了起来。

即便是疫苗监管体系严格的美国,也没逃出这一魔咒。

许多年前《柳叶刀》一篇研究称,疫苗可能导致孩子得自闭症,于是,不少美国人拖家带口地投身抵制疫苗运动。

结果,2014年起,以加州迪士尼乐园为原点,本被基本消灭的麻疹病毒,开始向全美蔓延,酿成了美国近20年里最严重的麻疹疫情,数百名孩子不幸染病。

讽刺的是,位于麻疹中心的加州,正是最抵制疫苗的地区之一。而那篇被疫苗抵制者经常引用的研究,也因症状造假而被撤销。

这场麻疹疫情又被称为迪士尼麻疹

最后人们发现,同样是不安全,如果因为忌惮疫苗事件而放弃接种,不打疫苗的风险要远高于打疫苗的风险。

去年,国家药监局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2008年以来,国家药品抽检计划共抽检疫苗产品944批次,合格率99.6%。相当于,绝大多数疫苗都是安全有效的。

即便如此,仍有0.4%的不合格产品可能流入市场,打进你我的身体。

此外,即使是合格疫苗,也并不等于绝对安全。

人们仍有可能在接种后的24-48小时内,出现发热、过敏等不良反应,严重者可能出现过敏性休克、肢体瘫痪,甚至会致死,致残,只是可能性微乎其微,且远小于不接种疫苗致使传染病传播的风险。

我国2016年监测的疫苗不良反应发生率为2.41/10万剂次,其中88.8%都是过敏性皮疹、血管性水肿和卡介苗淋巴结炎等并不严重的反应,如此推算,疫苗导致严重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不足4/100万剂次。

尽管如此,再小的概率一旦成为现实,对受难家庭而言都是100%的灾难。

但若为避免百万分之一的风险而不打疫苗,将会出现数量更多、风险更大的伤害和死亡,这些本能通过免疫接种而避免。

到那时,未来孩子们遭受的病痛,无疑都是为我们今天的选择买单。

 

美剧《豪斯医生》中,一位母亲认为疫苗是制药公司赚钱的阴谋,她不愿给孩子接种,豪斯医生听后告诉她,许多家长因为省40美元疫苗钱,而害孩子死掉,制药公司之所以能赚这笔钱,是因为他们知道,孩子需要接种疫苗。

但在信任危机尚未解除的现在,面对疫苗,人们仍然将信将疑,再乐观的数字,也不得不打上几个问号。对任何一个家庭而言,不论打还是不打疫苗,都有可能成为一道送命题。

无论打不打疫苗,威胁生命的疾病始终在外流行,接种疫苗仍是保护健康,保护孩子的最佳选择。

如果你有能力,有知识,可以选择前往疫苗监管更为严格的国家和地区接种,或者在国际诊所预约进口疫苗,或者选择个人信赖的国产产品。

即便没有这样的条件,也千万不要因噎废食,不给孩子接种疫苗。

终有一天,我们的孩子会在一个没有毒奶粉,没有地沟油,没有天价药,没有问题疫苗的环境里安心成长。

只是现在,调查细节还未公布,违规者也没付出足够代价,“问题疫苗”的问题还未解决。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